澳门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荷塘】路遇(小说)

10月30日这天一大早,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一四三团退休职李某某老俩口从沙湾县城卖完了羊只正准备回家,迎面走来一位青年小声对他俩说:“那边有一位老汉在卖麝香,他不卖给我,请你帮帮我,我给你们100元钱作跑腿费。”

卖鸡翁中“金蝉脱壳”之计

这是初夏的一天,从盘曲的山路上走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他左手挎个竹筐,右手拿着一件衣服不停地擦汗。此时,他感到又热又渴,便找到一个岔口顺着斜坡来到崖下的小溪边,汲了口水,洗了手脸,觉得凉爽了许多,便沿着溪边的树荫继续前行。
  走了一会,听到崖上有马蹄声响,紧接着又传来汽车的鸣笛声。
  忽然,“嘭”的一声巨响,紧随着烈马的一声嘶叫,一辆马车从崖上栽落下来。
  老汉被这突如其来的灾祸惊呆了一瞬,急忙奔上前去,只见一匹枣红马被扣压在马车下面,仅露出头部不停地抽搐,从马尾部流出一汪血来,看这马是没救了。他急着搜寻车夫,只见他栽倒在芦苇丛里,露出一侧血淋淋的脸。他以为这人也是没救了,正想去报案,就在这时,那人身体动了一下,他急走几步上前刚想伸手去扶,那人竟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喊道:“快救我的马!”
  二人费力把马车掀到一边,那马两眼直勾勾地望着主人,哀哀地低叫了几声,四蹄乱蹬想要站起来,但挣扎了一会便没了力气,于是开始急速的喘息。
  老汉劝说道:“这马是没救了,你赶紧想办法把它弄到镇上的屠宰场,兴许还值些钱呢。”
  他抹了一下眼泪说道:“这匹马已经养了五年了,就好像我的亲人一样,它这样暴死,让我如同剜心刺骨一样难受啊!我怎忍心割了它的肉去卖啊!”说到这时,他猛然抬头,竭力向崖上张望,愤愤地说道:“我得去找那个暴胎的司机,这件事他是有责任的!”
  老汉引领他从那个岔口上了崖上,此时,路上已不见了汽车的踪影,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垂头丧气地说:“哎呀,我的天老爷,我活了四十年,向来都是安分守己、循理修身,从未做过恶事,您干嘛要这样惩罚我啊?”
  见他如此沮丧,老汉也不由得心生怜悯,温言劝说道:“事已至此,还得心往宽处想,咱现在身体还是好好的啊!有什么事咱可以想办法解决!”
  听了老汉的话,让他有了稍许希望,于是站起身来恳求的口气说道:“真是万万没想到,在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地方遭此橫祸,幸好得遇您这个好心的大叔,我有件事想求助于您,不知大叔肯不肯帮我?”
  “既然这事让我赶上了,也是老天爷在考验我的善恶,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他长舒了一口气说:“我叫赵伟,家住赵家沟,此番前行,是去温乡探望患病的母亲,因时间紧迫,离家时只带了点盘餐钱,我想把这套马车卖给你,至于价钱,够我搭车的费用就可以了。”
  老汉看出他很是不舍,只是出于无奈,赶忙接着说:“你别看我是小山沟里的穷老汉,但在我看来,钱财如浮云,道义存千古。如果在这个时候占你便宜,那跟拦路抢劫的没什么区别?不如这样吧,我兜里有五百元,你先拿去用,这套马车就算暂放我这保管,等你事情安排妥当了,再到前面的董家村找我,我叫董德顺。”
  老汉这一番慷慨的言辞,让赵伟颇感意外,连连道谢:“您真是菩萨心肠,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恐怕真要把我愁死了!您的这份恩情,日后我必将回报!”
  “回报不回报并不重要,人生在世善行广施、冤仇莫结,只有这样才能活得心安理得!”说到这时,他抬头见日已近中天,急忙催促道:“快行动吧,你还要赶那么远的路程呢!”
  二人匆匆来到崖下,将至近前,那马猛然动了几下,这时,从马尾部露出一团湿漉漉、黑黝黝的东西,二人以为是被挤压出的内脏,却发现那团东西正在,。赵伟一下子如打了兴奋剂似地喊道:“是小马驹生下来啦!”他飞奔过去俯身将小马驹捧起,来到它母亲近前,就在这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奄奄一息的枣红马嗅到了孩子气息,竟然睁开眼睛挣扎着抬起头来,爱抚地舔舐着小马湿漉漉的毛发。
  赵伟高兴得手舞足蹈,以为心爱的马活过来了,然而这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它便慢慢垂下头来,永远闭上了眼睛……
  赵伟抚摸着它沉默了一会,捧起小马,走近董老汉近前说道:“这个小傢伙也是太可怜了,如果跟着我,定是必死无疑,你现在赶紧把它抱回家,给它弄吃的东西,兴许还有活下来的希望,等把它安顿好了,再想办法把车弄回去,我将马安葬后,也得抓紧时间赶路了。”
  董老汉接过小马匆匆往家走,远远地看见老伴在大门口遥望,老伴见它怀里抱着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就快步迎了过来。
  到了近前,老伴见他抱着个小马驹,非常诧异,不解地问:“你从哪弄来这么个东西?”
  老汉淡然一笑说道:“反正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可没闲工夫跟你开玩笑,让你买猪崽子,你却弄回来这么个东西,到底是咋回事?”
  老汉把小马驹轻轻放在地上,然后把事情的经过简略讲了一遍。
  听了老汉的讲述,老伴对赵伟的遭遇感到痛惜,但是一看这柔弱的小马驹即刻犯起愁来,只见她紧锁眉头说道:“做人积德累善,是为人之本,只是,你这善举的后果,也太累人了!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它喂养大?”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只要表现出宽容和爱心就可以啦!”
  “‘宽容’和‘爱心’是养不活它的,得首先让它喝到奶啊!”老伴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一千元钱,叮嘱道:“快去振东家买只奶羊,顺便再借一头牛,也好把马车弄回来。”
  老汉一溜小跑来到振东家,一番讨价还价后买卖谈成,他急忙把牛、羊牵回家。
  小马驹看见母羊,以为是自己的妈妈,一点也不害怕,凑上前去就想吸奶。
  母羊看见一个黑黝黝的怪物靠近它身边来吸奶,立即发起飙来,又顶又踢的。
  老伴急忙拿起一个围裙包裹在羊头上,轻轻安抚了一会,母羊温顺了许多,又在小马身上抹了一些羊奶,等到小马驹再靠近它时,并没有抗拒,小马驹终于吃到奶了。
  老汉长舒了一口气,急忙牵着牛,又找了一个邻居帮忙把马车弄回家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马渐渐长大,转眼过了一个多月,赵伟却音信全无。
  一天,老俩口坐在窗前,看见山路上匆匆走过来一个人,身形很像赵伟,二人都高兴起来。
  可是过了一会,那人却拐向南沟去了,老汉还直勾勾地望着那人的背影。
  老伴苦笑一声说:“别望了!不是你等的人。依我看,你肯定是被人骗了!”
  “我看人还是很准的,感觉他是个正人君子。”
  “感觉有时也是会骗人的,常言说‘世路崎岖,人心叵测。’人如果太善良,太过于相信别人,那就是个傻子!”
  老汉不服气地瞥了老伴一眼,辩解道:“你不是也常说‘善得福田,恶尝苦果’吗?怎么我真的做了善事,又成了傻子了?”
  “我不否认我说过的话,但得因人而论,看法会变。”
  “你总能说出理来,咱们也用不着争辩,还是等待时间来考验吧!也许明天他就来了呢!”
  “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秋天的时候,母羊得了膨腹病,打针灌药也没能治好,钱没少花,结果还是死了。
  因为干旱,粮食减产了一半。
  为了让小马也有粮食吃,他们每天只吃二顿饭,就算是如此,他们还积蓄了很多小马爱吃的干草。
  随着一场场秋雨、寒霜,冬天凛严而至。十二月初,下了一场大雪,这场雪持续下了一天一夜,漫山遍野皆成了玉山川、银世界,天气也更加寒冷了。
  为了御寒,老汉干脆把小马弄进了房间。
  小家伙特别顽皮,总粘在老俩口身边,有时,主人午睡时间长了,它就会走近舔主人的脸。有时,老伴会感到不耐烦,喝叱它到外面去。
  每到这时,老汉总是劝解说:“它就像小孩子一样,需要呵护。现如今,你我就是它的爸爸妈妈,要多疼爱它。”
  “这孩子也太能吃了!虽然今年收成不好,如果没有它,这些粮食也够我们一年用的,可现在看来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要挨饿了!”
  “愁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
  “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并不是我有自信,也许未来会有好的机遇呢!”
  “你就像那赌徒似的,总是抱有美好的幻想!”
  事情真如老伴所预料的那样,春节后不久家里就断粮了,好在有了乡亲的借助,日子得以安好维持着。
  随着天气转暖,冰雪开始融化,熏风日夜地吹来,草色渐渐绿起来。每天天一亮,老汉就会把小马放到山坡上,让它自由地奔跑玩耍、啃食青草。
  初夏的一天,老伴去邻居家闲坐回来,满脸的愁容,对老汉说道:“六号,张宇家儿子结婚,十六号,周涛家抱孙子,请满月酒。听说,常宏大叔还要办八十大寿。去这三家随礼的份子钱,你看跟谁借去?”
  老汉一听,也犯了愁,本来这些日子挨家挨户的借粮,这旧债未还又要去借钱,这着实难以启齿。
  一向乐观的他晚饭没吃就闷头躺下了,这一宿,翻来覆去睡不着。
  到了第二天吃完早饭,正准备硬着头皮出门借钱,就在这时门外有人喊:“董叔在家吗?”
  老汉应道:“在家了,大伟吧,快进来吧!”
  大伟一进门,就急不可耐地恳求道:“董叔,有件事你必须得帮我啊!”
  “什么事?你先说说看,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忙!”
  大伟紧接着说:“这件事你肯定能办到,不然,也不会来麻烦你了。就在前天,我在范家堡买了很多鸡粪,准备给果树施肥,本来想租辆货车拉回来,可司机都嫌鸡粪脏不给拉,这二天都把我愁死了。后来,我想到了你家,有马车还有马。”
  老汉一听,赶紧打断他的话,说道:“那车根本不是我的,是别人的暂时放在我这里,再说这匹小马它还太小了。”
  “不小了,我看那个头,比咱家的毛驴还要大一头,二个牲畜拉一辆车,累不着它的。用完后,我会把马车刷得干干净净,完好无损地还给你,而且我还付钱给你们,拉一趟,五十元,估计,得拉五六趟吧。”
  本来,老俩口正为借钱犯愁呢,一听有钱可以赚,还保证完好无损,所以,很干脆地答应:“行,我今天得把车具、马龙套都整理出来,还要让小马架车适应一下,你明天再用吧!”
  见老俩口答应下来,大伟欢欢喜喜地告辞离去。
  此时,老俩口欣喜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马上行动,把放置了一年的马车、用貝都整理出来。
  给小马上了龙套、马鞍垫,绑好了缰绳。
  一开始,小马挺顺从主人的摆布,等到架起马车向前走时,它可不干了,扭头扬蹄,想把马车甩开,任凭主人高声喝斥,就是不肯顺从。
  这可急坏了老俩口,正在无奈之际,老汉想到一个主意,他让老伴拿了一些它爱吃的食物,站在前方不远处引诱它。
  这一招,果然见效。就这样,边吃边走,走走停停,小马渐渐习惯了拖拽着马车前行。
  吃完午饭,老汉又让大伟牵来了毛驴。
  小马看见毛驴,很好奇,打量了一会,才渐渐靠近,好在毛驴特别温顺,所以并没有嘶咬打斗。那毛驴又曾经拉过车,所以很顺利地同小马并驾齐驱。
  到了第二天天刚亮,大伟就赶着马车出发了。
  自打马车出了院门,老俩口就开始坐卧不宁,好像孩子第一次出远门似的,盼着早点回来。
  太阳西下,大伟高高兴兴地赶着马车回来了,见小马毫发无损,马车也刷洗的干干净净,老俩口非常高兴。老汉忙上前解下小马的鞍垫、龙套。
  大伟也解下了毛驴,临走,硬塞给老汉三百元钱。
  至此以后,经常有人来租用马车,生活渐渐宽裕起来。
  转眼又到了秋季,一天,老汉赶着马车去集市上卖秋菜,刚过晌午,一车白菜全都卖光。心情特别好,买了一些吃的东西赶着马车往回返。
  刚出集市不远,从后面跑过来一个瘦骨嶙峋的小伙子靠近前来纵身跳上马车,说道:“老大爷,请捎我一段路程吧!”
  老汉回头看了他一眼,记得在集市上见过,随口问了一句:“你是哪个村的?”
  “前面那个村的。”小伙子随意向前指了一下。
  老汉并没有在意他的举动,回过身来继续向前赶路。
  这段路很不好走,沿途坑坑洼洼的,遍布着很多碎石,所以,老汉非常专注的,一只手牵着马的缰绳,另一只手摇动鞭子,尽量避开洼坑和石块。
  走了一会,马车拐进一个山坳,突然,那人猛地窜上前来,用肘弯狠狠扣住老汉的脖子,另一只手去掏上衣兜里的钱。
  老人在惊恐中意识到自己是凶多吉少,出于一种本能反应,他拚命挣扎着,用尽全力在他肘弯处咬了一口。
  那人哎呀嚎叫了一声胳膊一松,老汉从马车上滑落下来。
  那人也紧随跳下来,纵身骑到老汉身上。就在这一刹那间,小马惊悚扬起了前蹄,狂暴地扭动身躯,将车身甩到一边,掀起后蹄照准那人后背踢过去,那人惨叫一声,栽倒一边。
  老汉急忙爬上马车,扬鞭催马飞奔前行。稍稍稳过神来,再回头看那人时,他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晃晃悠悠地钻进了路边的树林。
  回到家里,老汉把路上的遭遇讲述了一遍,老伴也是惊叹不已,从此更加疼爱这匹小马了。
  一天,老俩口坐在炕上聊天,老汉又想起了赵伟,说:“都过去一年多了,赵伟一定是遇到什么难处了,所以才没有来这。”
  老伴却有着不同的猜测,说道:“也许是发了大财,放在咱家的车、马他都不要了,要真是这样,该有多好啊!”

老俩口一听,觉得这事太划算了,说上几句话,100元钱就到手上。于是老俩口满口答应帮这个忙。年轻人说:“我走出100米开外,你们再去找那个老汉,否则他看到我恐怕就不卖给你们了。”说着这青年就走了。

鬼城丰都网讯“想当年,我走南闯北,偷儿、扒手、骗子,啥子都遇到过,从来没有挨宰,现在人老了,却在屋门口让一个女人给算计了!”近日,家住三合镇某村的秦大奎老汉,向一说起自己卖鸡被骗的事,就气愤不已。

老两口找到那个卖麝香的老汉后,老汉说:“刚才有一个青年来买,他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卖给他。你们要可以,12颗丸重300克,8000元。”老俩口忙解释说:“我们卖羊只有5900元。”那老汉忙说:“5900元就5900元吧。”老汉接过钱后忙把那12颗麝香丸递到了李某某手上说:“你们要卖给谁我管不着,但必须等我走出100米开外才能卖给他人,否则我就不卖了。”老俩口目送那老汉走远了才回身去找那个青年,但找来找去就是不见那个青年。这时老俩口又回过头去找那个老汉,也不见了那个老汉的踪影了。这时老俩口才如梦初醒,忙掰开所谓的麝香丸一看,一下子傻眼了,原来麝香丸是玉米面做成的。

6月12日一大早,秦大奎老汉挑了4只公鸡进城来卖。公鸡是土鸡,走拢来问价的买主比较多,都因为还价太低,秦老汉没有答应卖。大约一小时后,一位中年妇女来到秦老汉面前,问秦老汉到底要多少钱斤才卖?一周前,秦老汉进城卖过一次鸡,当时卖的5.8元1斤,于是他说不能低于这个价。中年妇女十分爽快,说就照上次的价,把4只公鸡全买下了。

在市场一角,中年妇女协助秦老汉将4只公鸡称了重量,一共是23.6斤,可中年妇女并不立即付钱。一会儿,不知从哪里走出来一个平头青年,中年妇女二话没说,就把4只鸡交给了对方。平头青年同样二话没说,提起鸡就走。秦老汉说:“还没给钱呢?”中年妇女说:“忙啥子嘛,我又没走,该多少钱你各人算清楚没得啥?”秦老汉掰着手指算了半天,迟迟疑疑地说:“好像是、是136块8、8角8分,这样吧,8角8分都算了,给136块就是。”
中年妇女也默默算了一遍,就摸出钱包,谁知把钱包翻了个底朝天,只有10多块钱。中年妇女自言自语道:“出门时我记得放进了500块钱,啷个不见了呢?”便对秦老汉抱歉地一笑:“实在对不起,麻烦你跟我去一趟我家里拿钱。”秦老汉虽不乐意,但也不得不去。好在中年妇女的家就在农贸市场附近,穿过一条街巷即到。在一栋居民楼的第6层,中年妇女停下来,可摸遍了全身,才发现忘记了带钥匙。中年妇女又一次向秦老汉抱歉地一笑,说:“你等在这儿,我去楼下取钥匙。”秦老汉本想跟去,可刚才上楼走累了,再说到了家门,还怕跑了和尚吗?就一屁股坐在过道上休息。

一支香烟的工夫过去了,又一支香烟的工夫过去了,却不见中年妇女回来。秦老汉感到不对头,但这时他不可能下楼去找中年妇女,他只有蹲在楼道口守株待兔。约莫一小时后,上来一对年轻夫妇,就在他们开锁进去的刹那,秦老汉叫住他们问:“你们家人买了我的鸡没付钱呢!”“什么,谁买了你的鸡?清早八晨的,你有病啊!”年轻夫妇莫名其妙。原来,这层楼就住他们夫妇二人。当秦老汉证实后,不由傻了眼,心里连呼上当,这才知道中了中年妇女的金蝉脱壳计。想到4只又大又肥的公鸡白白送给别人,秦老汉不禁肠子都悔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