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兵团十大戈壁母亲”提名候选人李同芳

(通讯员 刘乐平 赵敏)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二二三团退休职工李克华老人现年81岁,祖籍山东海阳,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第一代建设者,让我们去听听她讲那过去的岁月。

(通讯员 韩炜
张成忠)在《农八师一四七团志》的军垦英雄谱上,有一位充满传奇人生的女性,她就是曾为军垦事业立过三等功,并三次荣获兵团级优秀人物、连续20多年被评为团先进生产者的
“兵团十大戈壁母亲”提名候选人李同芳同志。
如今,这位老人已年届古稀,当儿孙们问起她经历艰苦岁月的故事时,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无悔的自豪。
李同芳,今年75岁,出生在山东省牟平县一个十分贫苦的农家,祖辈父母都是佃农,家族里不乏有闯关东的勇者,这位天生禀性坚强的老人,当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闯西北,一干就是三十年,她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全部奉献给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1954年3月,进新疆的路遥远而漫长,当时火车只通到兰州,在往西就要坐军用帆布的大卡车,一路风尘而颠簸是那个年代军人进疆共同的经历,李同芳有严重的晕车症,这是一次严峻的生死考验。她走一路,吐一路,甚至有几次还吐了血,连发的大饼大葱吃起来都很困难。
经过一个多月后的漫长跋涉,李同芳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小李庄。这个位于玛纳斯县城西北15公里的古驿站,当时坡上是戈壁荒滩,坡下是成片的芦苇,野狼出没,河水滔滔,李同芳和她的姐妹们被眼前的恶劣环境惊呆了。
李同芳回忆说,“小李庄当时有成片的土地要开发,有三个连队,没有住房,部队组织我们学习,当天下午就下苇湖打苇子,苇子油笛子那么粗,要一捆一捆扛上来,搭成苇棚,我们住在里面,班长杨铨住在门口,苇棚没有门。有一天睡到半夜,我们听到了一声惊叫,原来是来了一只狼,咬杨铨的头,我们赶紧起来,一齐赶走了狼,想起来那时候可真苦呀!”。
就这样,李同芳在边疆扎了根,投身到军垦事业之中,她沿着一四七团屯垦戍边的轨迹一路走来。从小李庄到拱拜,又进军十户滩,她干遍了农场第一代人干过的所有农活,她像是男同志一样,却干的比男同志还强。
说起当年的开荒,李同芳可真是能干,她一天能挖十二亩荒地,让周围的男同志们都感到非常吃惊,她累的晚上睡觉都上不了苇把子铺。新疆气候十分恶劣,冬天特别寒冷,夏天又热的要命,每天干活时一到上午10点左右,常常有人晒晕过去,李同芳也被晒晕过很多次。由于工作成绩突出,1955年李同芳荣立了三等功,并且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
后来,领导为了照顾她,让她进了伙房做饭送饭,可过了一段时间后,李同芳又主动要求返回生产第一线。她种过小麦、水稻,也和男同志们挖过大渠、打过土块,一切重体力活,李同芳都干过,她从班长干到排长,七十年代又到团加工厂当副指导员,她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文化,一次次推掉当官的机会。
到了十户滩后,李同芳先后在一四七团的老四连、新四连、九连、加工厂等单位工作过,1956年团场开发老四连,当年在开荒地上种了棉花,李同芳白天干了一天活,晚上还要加班。她工作积极,赛过男同志,每次打擂台、搞竞赛都少不了好强的她。在拱拜时,从羊群往十户滩拉肥料,来回40里地,李同芳每天能拉四趟。冬天挖大渠,男同志每天才挖十多方,可她一个人就挖了20方。下地拾棉花,她每天工效达到了90公斤,还要用被里子缝的口袋背到棉花场上,连领导不得不佩服她。可有谁知道那时她还怀着孩子呢。当年李同芳参加了新疆自治区召开的共青团代表大会,荣获“兵团先进生产者”称号。受到了当时共青团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亲切接见。
1958年割水稻时,李同芳的孩子才一岁,把小孩放到柳条筐子里下地,一天能割七亩半,她干活认真,又会带兵,她所在的班组,有一年割高粱,一个晚上突击加班,共完成了一个条田的任务。有一年割麦子,全团的能手提出来要跟李同芳打擂,那时,她的孩子刚满月,指导员董福财问她敢不敢应战,她说“我是党员,有啥子不敢去的?”。割麦子时,一人一个毛渠,排成一行,别人还没有割到一半,李同芳已经从地那头返回来了,她大半天割了八亩三。
一四七团在五六十年代,是兵团的重盐碱团场之一,团场有个叫“老枯沟”的地方,偏远又荒凉,是塔西河支流的一段古河道。1959年团场开发这个地方,李同芳主动报名,她带着15个人,住在羊圈里,白天打土块盖房子,晚上加班背土块,当时每人每天的定额是400块,她最多的一天就打了3200块,她又自己的窍门,就是事先准备好泥巴,用五六个模子同时打,这样别人上班时她就已经打了700多块了。这一年,李同芳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再一次荣获了“兵团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称号,并被兵团团委评为“红色青年积极分子”。李同芳说她一生中最难忘的回忆,就是1958年那年,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来石河子视察时,一四七团里选出了三名代表,李同芳有幸参加,并与朱德老总一起就餐。
说起李同芳的家庭,也和众多兵团人一样,是典型的军人组合,丈夫是进军新疆的路上拾来的兵,两人志同道合,走到了一起,他们共生了四个孩子,其中三女儿小小年纪,就不幸夭折了,这是李同芳一生最伤心的事情。那时太苦,又太累,如今三个儿子,也都相继参军当过兵,现在都有了各自的事业和幸福美满的家庭。李同芳说,也许我命里注定没有女儿,可是幸运之神却又还给她了三个孙女。每当想到这里,她感到很知足。
劳累一生,再强壮的人身体也会吃亏,何况是女同志呢?李同芳年轻时不要命的干活,退休后落下一身的病,尤其是七十年代,一次在四连猪场喂猪时,她从房上不慎摔了下来,腰椎受到了重伤,50岁的她不得不提前退休。退休后的这20年里,每月的工资几乎都花在了治病上。虽然身体疾病缠绕,可李同芳却一直关心着团场的发展变化,每天问问儿子媳妇的工作和孙女们的学习,儿孙绕膝,其乐融融。
从20岁干到了50岁,从一位年轻的妙龄少女到如今白发夕阳的老人,书写着这位十户滩“戈壁母亲”的一生,当儿孙们“埋怨”她太实干时,她就会说:谁让我们是那个时代的人呢?领导那么看重你,你不好好干,哪行?好一位刚强的山东女性。
这就是我们每一个军垦前辈的“个性”,正是这种无悔的“个性”铸就了我们闪光的“十户滩精神”、“石河子精神”和“兵团精神”,正是这种精神奠基了我们今天幸福和谐的生活。
伟大的军垦母亲,我们永远敬重的丰碑!

“这张照片是1956年拍的,是当时被称为八一农学院畜牧兽医专业全体成员合影,照片上的朝气蓬勃年轻人,而今都已步入古稀之年……”2月27日,手捧着56年前那张发黄的老照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四团张超津感慨万千,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一张照片见证了老人们那辉煌而又艰辛的过去,同时老人们也见证了团场从无到有的发展变迁,他们用双手建成了自己美丽的家园,张超津激动地说:“现在我们家里有暖气,也申请了楼房,什么都有了,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很满足了。”

响应号召支边疆

“老人家,您慢着点儿!”在一片惊呼声中,一位年已85岁高龄的老人像跃上战马一样熟练地骑上电动三轮车,启动电门,越走越快,给众人留下“一骑绝尘”的背影……他就是福建闽西老兵张超津,1953年从老家参军进疆,退休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四团。属于那种献了青春献子孙的老军垦。

1953年夏天,家住山东海阳的李克华听到《关于动员未婚女青年去新疆参加建设大西北的指示》,赶快来到
“动员妇女参加新疆建设委员会”报名,因为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各地县年轻人积极响应,大家都热情高涨,好多人一天跑十几次机关。当时年仅18岁的李克华的报名、政审、体检每项都合格了,她高兴地加入了支援新疆建设的人民解放军。

在浩瀚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西北边缘,天山托木尔峰脚下,塔里木河上游的阿克苏河发源地,曾经的戈壁荒滩经过兵团人半个多世纪的建设,如今已形成连片的绿洲。其中的四团所在的包孜镇是在新疆南疆荒漠戈壁上建起的军垦小城城之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有14个师、176个团场。

在家呆了半个月后,李克华辞别爸妈,来到火车站的转业军人接待处报道。大家穿着刚发的没有军衔没有军帽的军服,各个地方的女青年集合完毕后,市委县委书记给大家进行了政治思想和民族政策的学习培训,还有一些大西北的风土人情。

在新疆地图上醒目的看到:在我国最大的内陆河——塔里木河的主源区上游镶嵌着一块绿洲,它由昆玛力克河、托什干河,东西包围,形成冲洪谷地英阿瓦提。1951年4月,步兵五师十四团一营警卫连(其前身为八路军一二0师359旅七一八团一营)官兵脱战袍,扛铧犁,在这片万古荒原上,耕耘出第一个丰收的金秋,这里便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四团。

坐上火车进新疆

1951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二军步兵第五师十四团一营,部分人员进驻英阿瓦提,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开荒造田大生产。1953年部队整编,组建农一师一团一营。1954年又改番号为农一师一团独立营。1956年5月,根据兵团司令员陶峙岳、农一师师长林海清的指示,独立营定点建场,扩建成立胜利农牧场。1959年1月农一师胜利农牧场改称胜利八场;1969年8月,又改称农一师四团。1975年6月,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建制撤销,农一师四团改建制为阿克苏地区农垦四团。隶属阿克苏地区农垦局。

几天后,大家坐上了来新疆的绿皮火车,这也是李克华老人第一次坐这么久的火车,周围全是大戈壁,荒无人烟,走了几天几夜才到新疆,大家到了乌鲁木齐后,经过几天的分县整编后,李克华坐上隶属番号团的班车向南疆进发,前往焉耆驻兵处,在驻兵处大院前的大操场,大家被编入了二师工程处,分到各个农场工作。

1982年6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恢复。农垦四团改建制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四团至今。

流血流汗建兵团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四团位于阿克苏市西北方向。西北面与乌什县的英阿瓦提镇、依麻木镇接壤;东南面与温宿县的协合力乡、吐木秀克乡和阿热里乡接壤。东西长46公里,南北宽16公里,占地面积349平方公里。有公路与阿克苏市、乌什县相通,分别相距105公里、45公里。

前三天,大家都在挖地窝子,收拾房子,有的姑娘建的地窝子不结实,第二天起来一看,塌了。过了几天开始给新兵分组打土块儿、开荒地、开渠,每个小队干的活都不一样,李克华因为才18岁,个子又小,分到了后勤处干活,每天做大锅饭,给大家往地里送饭。

四团垦区在乌什县境内,山区牧场在温宿县境内,北靠天山与吉尔吉斯坦接壤,属于边境团场。

后来李克华被团里整编到了运输队,干些搬砖,挑泥的活,没干过重活的李克华老人第一天干完便满手水泡,但是想到抗战来之不易的胜利,想想过去的苦日子,李克华告诉自己以后会过上好日子的。第二天起来,李克华腰酸背痛仍然坚持下地干活,期间还拿过生产小标兵。

在“四团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团史展示馆”里,大量历史图片和实物述说着一段从战火硝烟到屯垦艰辛的激情岁月。“生在井冈山,长在南泥湾。转战数万里,屯垦在天山。”王震将军的诗作是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众多师、团从英雄部队到屯垦先锋历史的总体概括。

记得是来疆的第一个冬天,大西北的冬天本来就非常冷,姑娘们都是内地来的,哪经历过这么冷的冬天,白天晚上冻的打哆嗦,当时有个战士在外巡逻站岗,一晚上暴风雪,从站岗位置到房子就五六十米,这个战士就被冻僵牺牲了。

在张老家中,笔者一行见到了这位老军垦。老人家除了背已弯驼和耳背外,依然身健神清、精力充沛,尤其是眼不花,爱看书报,记忆力强。老军垦张超津介绍:“《塔里木报》、《生活晚报》、《金秋》有可读性、知识性、趣味性,能启发老干部、老同志的创新思维,激发他们的心理灵感,挖掘他们内心的厚重历史,我每期必看。它也为传承兵团历史,弘扬兵团精神,有效占领广大老干部、老同志思想文化阵地,发挥了重要作用。”

幸福生活终来到

张老热情地招呼大家在院子里上并坐。从老人的叙述和旁人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张老出生于1928年7月15日,福建省永定县高陂镇北山村人,谁能想到,当初离开长楼厦,1953年3月参军进新疆,离开家乡时,大儿子还没出生,如今大儿子就要60岁该退休了。凭着一股爱学习的干劲,,1954年考入新疆军区八一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学习兽医。农学院是由步兵学校改建的,即现在的新疆农业大学,完全军事化管理。在这所管理严格、生活紧张、教学新颖的学院里,辛勤地苦读,1956年8月,毕业后分配到新疆军区农一师四团,成为第一代军垦战士,从一名学生兵干到高级兽医师。

1956年,李克华经人介绍与二师运输队队长刘玉厚认识并结婚,婚后两人育有五个子女,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1952年,在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领导人的亲切关怀下,为适应进疆部队屯垦戍边和农业大生产的需要,八一农学院是王震将军亲自创办了,我国老一辈农业科学家涂治任第一任院长。

1964年,二师工程处解散,工程处转业到二师二十七团,李克华随丈夫在二十七团二连承包土地。

从参与四团荒原的最初创业至今,他把一生的汗水和情感都倾注在这片远离家乡的大漠热土上。在八一农学院畜牧兽医专业学习期间,和马静芳同校,马静芳曾任农一师畜牧兽医所原副所长、高级兽医师。

1970年,自治区将国营哈木呼提农场移交兵团管辖,隶属于兵团建工师,二二三团至此建立,李克华随时任二十七团二连指导员的丈夫转移来到农场,因为农场前身是自治区国营农场,各类生产生活工具已经初具规模,有了一定的机械化水平,大家就地开始大面积开垦荒地,李克华的丈夫任职二二三团五连指导员至离退休。

1976年,已经人到中年、已经是新疆着名畜牧专家的马静芳,开始专门从事家畜布氏杆菌病的防治研究工作。整整3年时间,她不停地奔波在四团山区牧场,张老通力合作,提供研究方便,终于培养出了一株布氏杆菌,并发表了研究论文《猪的布病血清学诊断方法探讨》。1979年,马静芳又带领7位科技人员研究马鹿布氏杆菌病,在新疆首次从马鹿中分离出布氏杆菌;1981年,马静芳从流产的羊胎中培养出46株布氏杆菌,证明了绵羊流产原因为感染布氏杆菌病所至。这期间,张老都在天山山区牧场从事养羊领导工作。

“离家进疆三千里,参军报国赴兵团。天山南麓建农场,戈壁垦荒变良田。”如今的二师二二三团瓜果飘香,形成了“绿色花果山美丽后花园”的繁荣景象。回想起过去的日子,李克华老人感慨地说:“十八岁参军,来到大西北,吃土干活,想不到今天团里会建起来这么多楼房,还有大公园,大超市,我现在81岁了,每个月还有退休工资,日子过得很幸福。”

“从福建革命老区闽西永定来到新疆天山脚下,直线距离5500公里,从祖国的东南角一下子延伸到大西北。经历了近60年的磨练。我的健康长寿秘诀,就是——劳动。”张老早已习惯了在兵团的劳动生活,把新疆当成了自己的家乡。“我现在饮食上也没啥讲究,还是喜欢吃米饭。”听说张老现在还能每天骑着三轮车带着老伴儿到街上转悠,我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信是吧?我骑给你们看!”征得80岁的老伴儿同意,老伴儿又亲手给他“打扮”一番后,张老轻车熟路地推出停在院里的三轮车,一骗腿骑了上去……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