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农产品加工业 促进农业结构调整

有关农业专家们表示,随着我国入世,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十分必要和重要,既能将拉动我国经济迅速发展,又能加快农民致富步伐。专家们说,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农业的快速发展和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逐步提高,农产品加工业发展明显加快。但在这方面还有很大潜力可挖,尤其是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农业部官员齐景发说,我国农产品加工业虽然有了一定发展,但是还比较缓慢,整体发展水平不高,远远不能适应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不能适应入世后面临的激烈挑战。如农产品加工业实现增加值只占全国工业增加值的25.5%和国内生产总值的6.7%。他说,我国农产品加工业目前面临着四大制约因素:一是技术创新能力低,物质技术装备水平差,我国农产品加工企业的物质装备只达到目前国际先进水平的5%,达到20世纪90年代水平的15%;二是农产品加工的质量和效益低,专用品种缺乏,直接影响了农产品新品种的开发和加工出口;三是产加销脱节,市场建设滞后。目前农产品加工企业大多数与农产品生产者还是单纯的买卖关系,承担着原材料和产品双重市场波动的巨大风险;四是缺乏强有力的宏观管理与指导,投资不足,政策扶持不够,标准化滞后,管理体制不顺。他说,只有克服这些不利因素,才能加快我国农产品加工业的发展。中国工程院院士着名农业专家卢良恕说,在世纪之交我国农业面临许多新问题和新挑战,经济全球化进程加快。尤其我国入世后,我国农业面临国外优质廉价农产品的冲击,农业生产和农民收入将受到一定影响,农村剩余劳力就业压力也加大。他说,目前我国食品加工业总产值仅为农业总产值的30-40%,欧美国家高达200%。因此,只有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提高附加值,增加就业机会,才能增加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沈国肪说,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是世界大趋势,越是发达国家发展得越快。作为发展中国家的我国更应该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因为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可大大增加附加值,提高经济效益。如把土豆加工成淀粉,把鲜奶加工成奶制品,可比原来价值提高几倍乃至十几倍。如果把高科技利用起来,增加值就会更高,这是很有发展潜力的产业。因此,农业专家们认为,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可建立起许多新企业,把廉价的农产品变成价值高的产品,为农村剩余劳力提供更多的就业,增加农民收入,并带动起其他相关产业的发展,加快我国农业现代化建设,从而拉动我国整个经济的迅速发展。

[概 述]
本文通过阐述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对提升农业的整体效益,增加农民收入,增强国际竞争力重要意义,分析了农业结构调整中,农产品加工业的发展前景和农业产业化经营的核心环节,以及发展农产品加工业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 发展 农产品 加工业 促进 结构调整
农业部2002年7月9日发布了农产品加工业发展行动计划,国务院办公厅于2003年1月14日又发布了关于促进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的意见,这说明国家对农产品加工工作的高度重视。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是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加快农民致富的重要途径,对于解决当前我国农业经济面临的突出问题,提升农业质量和效益,增加农民收入,增强国际竞争力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提升农业的整体效益
长期以来,尽管我国农业连年丰收,但由于总供给超过总需求,农业增产不增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农副产品的初级产品原料价值不高,发展加工业不够。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已成为启动内需的重大制约因素,农民增收已成为牵动经济发展全局的大事。在这种情况下,积极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改变生产条件,扩大再生产,振兴经济就必须使农产品增值,通过发展加工业来增加积累,提高农业的整体效益。
首先,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可以有效地提高农业初级产品的附加值,增加农民收入。发达国家农产品加工与农业产值之比大都在2.0—3.7:1,而我国仅在0.43:1。我国的农产品加工能力低,加工增值仅为20%—100%,而发达国家一般在200%—400%。我国的农产品加工量多数在农产品总量的10%以下,而发达国家的饮食、果蔬产后加工占50%以上。农产品产后加工,粮食增值1—4倍,棉花增值2—4倍,畜禽产品增值1—3倍,果蔬增值1—10倍。我国农业总产值约25000亿元,产后加工提高10个百分点,按增值1倍计算,农民收入就增加2500亿元。可见,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对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和农民的收入可持续增长,具有巨大潜力。
其次,发展农产品加工业,不仅可以解决当前农产品“卖难”和农民的困难,而且可以提高农业整体素质,增强农业竞争力,加快我国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的进程。目前,农业结构不合理,生产专业化程度低,农民文化技术水平低,初级原材料生产比重大,加工转化增值能力弱,农产品附加值少,尤其是后者,是制约我国农业综合素质和影响农产品竞争力的重要因素。如美国玉米深加工产品达3000个品种,广泛应用化工、纺织、印染、造纸等各个领域,而我国玉米深加工产品只有20几种,并且生产规模很小。这种状况严重影响着农业向深度和广度开发,制约着整个农业的发展速度、质量和效益。要克服这些不足,可以通过延伸农业产业链,把生产、加工、包装、储运,销售等都纳入农业的全部内容,使农业摆脱仅仅提供原料和初级加工品的地位,形成“从田头到餐桌”的完整产业,从而有效地提高农业的整体效益。因此,要抓住当前农产品供给比较充裕的有利时机,大力促进农业生产结构的调整,大规模地实行农产品加工转化,为农民增收开辟新的来源。
第三,发展农产品加工业也是应对WTO挑战、增强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步骤。当今世界各国的农业竞争,已不仅表现为初级农产品和单个生产环节的竞争,更表现为包括农业产前、产中和产后各环节在内的整个产业体系的竞争。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不仅有利于保持和扩大我国优势农产品的出口,而且可以充分利用我国原料充足,劳动力资源丰富的特点,相对降低某些初级产品的国内资源成本,从而使比较劣势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比较优势。
二、农产品加工业有着巨大的发展前景
首先,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可以开拓农产品的新市场,为农业的发展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
以棉花为例,主产品皮棉是纺织工业的主要原料;棉仁饼粕可作饲料,精练去掉酚后,可制作高蛋白食品,棉酚是很好的医药工业原料;棉籽壳可提取糠醛、酒精、植物激素,也是食用菌培养基的原料;棉秆纤维可制作纤维板、瓦楞纸等;棉短绒可生产火药、电影胶卷、人造丝、人造毛等。棉花通过深度加工和综合利用,其价值可超过主产品皮棉若干倍,促进了资源的综合利用,为农业的发展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
在国际市场上,高档的食品加工产品也为人们所看好。2000年我国食用植物油、食糖、蔬菜和水果出口量分别为11万吨、41.5万吨、315万吨和135万吨;分别增长15%、12.9%、13.4%和14.3%。畜产品和水产品增长幅度较大,畜产品和水产品出口创汇分别是38.2亿美元和37.8亿美元,分别增长19%和22%,说明我们加工食品的出口正在保持旺盛的增长势头。
其次,我国农产品尤其是食品加工业的整体水平还很低,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改革开放后,我国农产品加工业的发展速度不仅高于发达国家,而且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80年代以来发展中国家的农产品加工业增长速度普遍快于发达国家,例如在1980-1990年和1990-1994年,发展中国家食品加工业的年均增长速度分别是2.6%和3.4%,而发达国家则分别为1.8%和1.4%。我国从1981-1997年农产品加工业产值年均增长13.8%,其中食品类年均增长14%,在整个工业中,农产品加工业的产值为28.3%,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总的来讲,发达国家人们餐桌上的食品80%—90%经过工业加工,而我国仅为20%左右。国外水果贮藏保鲜量占水果总产量60%以上,是我国的5-6倍。发达国家从事农产品加工的劳动力远远多于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而我国正好相反。目前食品工业是世界制造业中的第一大产业,年营业额高达近2万亿美元。我国目前13亿人口,且有不断增长趋势,加上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足以发展成为世界上农产品及其加工的最大消费市场,我国完全有形成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加工体系,特别是对粮食等初级产品进行深加工的巨大潜力。
三、农产品加工业是农业产业化经营的核心环节
农产品加工业一边连接初级农产品,一边直接面对最终需求,通过产品加工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既可以拉动种植业、促进畜牧业的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又可以带动第三产业,改变农产品的贸易条件和协调城乡关系,是农业产业化经营的核心环节和枢纽工程。
目前我国农业产业化经营还处于起步和初级阶段,大多数农产品加工企业规模偏小,达不到应有的经济规模。如造纸企业平均产量规模只有2500吨,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5%,蔗糖厂日处理能力平均只有1100吨,不足世界最大糖厂的1/30,全国760家乳品加工厂中,有半数以上日处理鲜奶能力低于20吨,加工能力超过100吨的仅占3%,不能有效地降低成本,提高档次质量,形成规模效益,发挥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因此,提高我国农户的组织化程度,依靠龙头企业的有效带动,促进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规模和效益。
近年来,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农产品加工业中的一些企业经过多年的积累发展,逐渐成为带动一方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1996年国家经贸委国家统计局根据企业总体经济实力,投入产出效率和发展能力等指标,评出1995年中国工业企业500强中,有70多家是农产品加工企业,如燕京啤酒、内蒙伊犁、鄂尔多斯、江苏如意、四川希望、云南玉溪等。90年代以来,这些企业集团以公司加农户的形式与农民建立了更为密切的利益关系。如草原兴发集团以羊肉、鸡肉加工为主体,利用“公司+基地+农户”的形式,同内蒙、辽宁15个旗县6800多个农户签订了肉鸡养殖购销合同,建立规模化养鸡小区,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因此,有了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的带动,农户根据农产品购销合同和专业分工进行生产,按照合同确定的时间、品种、质量、数量、规格等要求将农产品销售给龙头企业,不必承担直接与千变万化的市场打交道可能带来的巨大风险。这不仅使农产品的销路有保障,还有助于大面积发展优质高效农业,而且也有利于形成优质区域规模经营和区域分工,充分发挥不同地区的自然优势和经济优势,促进农民按照经济、社会、生态三种效益兼顾的原则,因地制宜发展农业生产,促进龙头企业以自身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对市场变化的适应能力,有计划的安排加工和购销,并在市场竞争中得以发展壮大。
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的对策建议
1.发展农产品加工业要坚持相对集中,合理布局的原则。发展跨行业、跨地区的大型产业集团,以龙头企业为中心,建设区域化、专业化、集约化、商品化农产品生产基地,使基地生产逐步由分散经营向适度规模经营,由粗放经营向集约化经营、由兼业为主向专业化生产转变,提高基地建设的整体水平,形成产、加、销一条龙,科、工、贸一体化、系列化生产。
2.调整农业结构,提高农产品质量,推动加工业的发展。大宗农产品的加工是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的重点,要从粗加工、单一品种加工向深加工、多品种加工转化;加强产地加工,减少农产品资源的损失;注重副产品的利用,如农作物秸秆的利用,加工废弃物的处理等。在农业结构调整上要围绕“优质高效”和适宜加工的品种开展,发展特色农产品的贮藏加工,积极鼓励和引导农民发展优质水果、蔬菜以及各种名、特、优、新、稀且适宜加工的经济作物;大力发展畜牧水产的精加工、深加工和综合利用,提高水产品的质量和附加值,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
3.加大技术创新体系,积极实施名牌战略。技术创新是农产品加工业持续发展的保证,因此要加大技术储备,加快产品更新,利用高新技术,使农产品增值。同时注意提升和保护我国的国产名牌。满足人们对品牌的追求,提高知名度高,有信赖感、安全感的品牌农产品的附加值。让消费者消费新鲜、卫生、高品质、价格合理的农产品,不仅可以提升产业竞争力,也可以为农民谋福利。所以要同时相对集中技术、资金、人才和政策倾斜等,再培育一些国内省内名牌,形成一个农产品名牌产业群,推动我国由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
4.扩大农业对外开放,促使农产品加工企业积极参与国际竞争。要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附加值高的出口创汇产品,特别是畜牧业和粮食加工品。适当增加进口土地资源占用大、附加值低的粮食等大宗农产品,提高农业的比较经济效益。要支持农产品加工企业向国际市场发展,不断提高农产品加工技术、工艺和管理水平。加快农产品外贸体制改革,提倡农贸结合,对有条件的农业企业、农产品加工企业和企业集团给予进出口经营权,使它们直接进入国际市场,积极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农产品边境贸易与农业合作,鼓励出国兴办农业企业和农产品加工业,合作开发土地、林业以及渔业等资源,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在竞争中发展、增强和壮大。(end)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