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连成:村里建了个村支书培训学院

中广网北京11月9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让村民过上市民的生活,这是河南省濮阳县西辛庄村的基层代表李连成多年来的心愿。也是在过去十年来,他带领村民们不断努力的目标。今年,西辛庄成了全国首个村级市,虽然有争议,但李连成代表说其实是不是市不重要,重要的是老百姓要过上体面的生活。因为农村没有规划好中国就没有规划好。

原题:全国人大代表、濮阳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
村里建个村支书培训学院 快揭牌了,还是全国首家李连成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从成…

去年5月,李连成启动了他被媒体称为“狂想”的村庄改造计划。在这一场被演绎得轰轰烈烈的改造过程中,由村到市的称谓变化最为惹人注目。但在这位希望被称为“市长”的村委会主任看来,所…

李连成:农民想当市民呀?他当市民的目的是什么?他是想享受市里的生活。市里生活都有什么呀?用我们农民的理解,有宽的马路、好的绿化、好的学校、好的医院、休闲的地方,有水暖电气,有工厂,人能就地就业。

原题:全国人大代表、濮阳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

去年5月,李连成启动了他被媒体称为狂想的村庄改造计划。在这一场被演绎得轰轰烈烈的改造过程中,由村到市的称谓变化最为惹人注目。但在这位希望被称为市长的村委会主任看来,所谓的名称转化,不过是玩了把文字游戏

村里建个村支书培训学院 快揭牌了,还是全国首家

李连成身后是他一手指挥建成的民生医院以及可供健身的广场

李连成

凌晨五时,雾气团在半空,尚未散去。河南濮阳西辛庄村村委会主任李连成站在水泥路旁的一大片土地上,显得瘦小。他左手攥着台翻盖手机,抬头看了一眼小型挖掘机里的驾驶员后,低头用右手指了指地面。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从成立中国首个村级市,到提出“批评也是生产力”的观点,今年65岁的李连成成为最接地气的代表,一口浓重的濮阳话显得格外亲切。3月8日,接受记者专访时,李连成还透露了一个大计划、大秘密:中国首家村支部书记培训学院,今年5月8日将在西辛庄剪彩成立。

路对面,是即将在六一开园、斥资1600万元建起的现代化幼儿园。

农民梦一年比一年多

不一会儿,一棵树苗被栽到了他指定的地点。村子每一棵树的位置,都由他拍板栽种。此时,村庄尚未醒来,只能看到清扫街道的三两村民。水泥路笔直、干净。

2013年的全国两会上,李连成就描述过他心目中的5个“农民梦”
:“想让孩子有一个好的学校就近上学;希望村里有一个好的医院就近看病;希望能够就地找一个好的工作,不用再到老远的地方打工;希望能享受到城市里的公共服务;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生态环境……”

8点半要到县里开会,必须去;10点市县教育局领导要来视察,又得赶回来。你看,我是真的忙。可能是担心记者计较采访时间早,李连成蹲在树坑旁边,连连说道。

2015年全国两会上,李连成的“农民梦”变成了6个,多了一个“希望有一个文化场所,提高农民的文化素养,丰富农民的业余生活。”

去年5月,这位2006年的全国劳动模范提出一个轰动全国的创意:他领导的西辛庄村更名为西辛庄市。媒体将其上升为中国首个村级市的高度,一时间,议论纷纷。

今年全国两会,李连成又在此基础上提出了8个梦想:
第一个梦想是家庭能保证温饱了,还要保证粮食高产和安全。第二个是孩子能上一个好学校。第三个梦想,是要保证全家人身体健康。第四个梦想,是就地城镇化,家门口就业。第五个梦想,是有个文化阵地。第六个梦想,
是村里不再脏乱差。第七个梦想是共同致富。第八个梦想,是中国的领土寸土不让。

今年5月,为了庆祝建市一周年,李连成请来郑州豫剧团,足足唱了3天大戏,引得几公里外的周边村民都涌了来。

“农民的梦想就是中国的梦想,中国的梦想就是农民的梦想。”李连成说。

此时,议论声已淡。对于村级市合法性的质疑,李连成的解释是:我没有违法。我建市,没有行政机构,没有公务员,还是农民,还是村干部带着村民一起干。

有梦想还要去实践

我想让农民过上城市的生活。这是李连成在接受采访时重复最多的一句话。

除了说梦想,李连成还对应农民的8个梦想提了8个建议。

为了这个目标,这位62岁的豫北农民,近乎偏执地坚守着这座生养自己的村庄,一刻不停地工作。他希望能够留住年轻人,能够盖起质量过硬的高楼大厦,能够让这里成为一个城市有啥我有啥的地方。

第一,希望国家能支持农民专业队、种粮大户,让他们能免费使用大型农具、农膜等农资,保证粮食安全。

向城市看齐

第二,希望省、市、县的高等师范院校的高素质人才能下到农村培训农村学校老师,把课讲得更好。

李连成每天4点起床,先在村里巡视一下,然后开着他的银灰色福特嘉年华轿车,往各个工地上跑。抽出间隙,他还会开个会。

第三,现在不少乡镇医院的医生技术差、医疗仪器差,农民看大病要跑到城市里去,要花不少路费,希望国家能将乡镇卫生院整合发展纳入“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

在他身上,有一种双面性:严肃时,黝黑的脸上透出绝对威严;放松时,又露出周星驰式的狡黠笑容。

第四,希望国家多放一些项目在农村,让农民在家门口能就业,留守儿童就少了。

每天只睡5个多小时。我4点起,其他村干部6点起,然后过来一起干,他们没得说。不忙,就不能发展。他说。

第五,现在很多农民都开始减肥了,但农村缺乏文化阵地,农民想打打球、看看书,希望这个需求能纳入“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给农民建一个好的文化阵地。

1991年,在全村人期待的目光中,李连成当选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彼时,他已摸爬滚打16年,成了全村首富。

第六,农民想要一个好环境,农村街道很多都是脏乱差,不像城市里,没有专门的清洁工,希望政府部门能雇农民当清洁工人。

上任第一天,他就把一张军令状立到村委会墙壁上:我要是喝村里的一盅酒,就割我的舌头;要是乱花村里的一分钱,就剁我的手指头!

第七,实现全面小康,农民脱贫要有项目,希望国家能给农村土地好政策,让农民共同富裕。

接着,他就风风火火带领着全村人种菜致富、办股份合作制企业。

第八,希望国家支持农民多种优质粮食、无公害蔬菜给部队战士吃,让他们有个好身体保卫祖国。

20年后,李连成又将一块儿大观赏石放在村中央,上写当干部就应该能吃亏。在带领村民建设新农村的这场运动中,硬件设施最为基础。没有图纸,他就自己琢磨着画;没有现成的施工队,他就亲自去找。

光物质生活好了还不叫小康

当了二十多年村支书,李连成至今对自己做的第一件大事津津乐道。这个村,几百年也没个小学。我上来就建了所学校。虽然我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我重视教育。

“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你知道哪一句话让我印象最深吗?”李连成反问记者。

每天清晨,村民们陆续把孩子送到学校。家长们有的蹬三轮,有的骑自行车,有的开小汽车。这所学校的学生来自本村和邻村,老师则大部分来自周边村庄甚至市县。

总理说,“该给群众办的实事一件都不能少”。从我们农村、农民的角度来说,这句话讲到了我心里,当时非常激动,激动得心酸。为啥呢?总理这句话,突出了一个“办”字,按我的理解,就是“干”,只有脚踏实地干,农村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如今,西辛庄小学已在全市教育系统小有名气。而李连成依然不会说普通话。

“十三五期间,国家要全面实现小康社会,那么,现在阻碍实现小康社会的是谁?谁在拖后腿儿?就是农村和农民。不是农村和农民故意拖后腿儿,而是由农村发展现实决定的。”

去年,3幢4层楼房被建成天井院的形状,用作幼儿园。

“我认为,吃饱了、穿暖了、物质生活好起来了,这不叫小康社会。那么,啥算是小康社会?我觉得,农民的素质提高了,农民的思想解放了,这才是小康。”李连成说,为此他准备向大会提交一个建议,全面提高农民素质。

小学和幼儿园现在都有一千多孩子。有本村的,也有邻村的。李连成说:要让孩子学习时有好的环境,让他们冬天冻不着,夏天热不着,让老师对孩子成长、作息有很好的关心、很好地爱他们,让家长放心。

中国首家“村支部书记培训学院”5月8日剪彩

教育问题解决了,李连成开始解决医疗问题在村里建医院。

李连成认为,要提高农民素质,首先要提高农村党支部书记、党员和村干部的素质。换句话说,就是要加强农村的班子建设。

今年4月,村里的民生医院加盖工程完工。李连成说,原来3层的病房楼不够用了,加盖一层,医院的床位能从300多张增加到500张。

“中央层面,有中央党校,主要培养省部级干部;省里有省委党校,市里有市委党校,县里还有县委党校,主要培养各级干部。那么,我们这些没有级别的村支书呢?”李连成说,必须有专业的机构来承担这项任务。

还准备买个3.0的核磁共振,正在洽谈中。他说。

说到此时,李连成神秘地对记者说:我们在西辛庄村成立了村支部书记培训学院,现在已经弄好了,3月20日首个培训班开业,初步定于5月8日举行正式的剪彩仪式。

最近几天早上,他都会跑到幼儿园对面的空地上,和三五个村民一起种树。按他的规划,空地中央会建起一座服务中心。给企业服务,给外地人员服务。

谈及培训学院的组织架构,李连成透露,西辛庄村负责提供地盘,县、市出资建设,组织部门邀请有关专家授课。

西辛庄现有八千多外来务工人员。这座只有七百多人的小村庄,有着豫东北最大的电光源工业园区,20多家灯具厂入驻,年总产值10亿元。

“这是中国第一家,名字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如果让我起名,就叫中国村支部书记培训学院。”说到此处,李连成显得颇为自豪。

所有这些,成为了留住年轻人的资本。

“又是首家,这让我想起中国首个村级市——西辛庄市。现在运行效果咋样?”面对记者的问题,李连成哈哈大笑:

农民都是:能少赚几百也不想出外。为了尽可能地留住年轻人,让古老的村庄保持生机,李连成想尽办法。

“俺这个村级市,没级别、没编制。其实,我们成立村级市,最真实的想法只有一个:让农村就地城市化。最终的目的也只有一个:让农民享受市民的生活。”李连成说,西辛庄提前做到了,西辛庄就是城镇化的典型。

如今,生活在西辛庄,每月每人可免费使用3立方水、6立方天然气和7度电。就医吃药几乎不用花钱,孩子上小学全免费,新开园的幼儿园每月收280元。

三农要闻

去了趟深圳,李连成回来就给西辛庄的道路两侧,安上了价格不菲、大理石材质的路边石,还给新建的绿化带安上喷头,因为他喜欢深圳雨后被冲刷得干干净净的感觉。

资讯专题

在村北头,还有一家名为西辛庄零点的俱乐部。这里是年轻人的据点。

今日热点

就地就业这一项,就安排了好几千人。但现在还是缺工人。李连成说。

家门口守着工厂,外出打工的村民越来越少。没必要出去了。一些村民说道。

上世纪80年代,李连成骑着自行车到市里卖菜。一进城,他便被深深地震撼了。在楼房下走,就跟钻老鼠洞一样。当时城里是砖房,我们村里还是土坯房。

当时生发的感慨一直深刻地印在李连成的脑海中。看着村里越来越好,他有了一个新想法,决意彻底向城市看齐。

玩把文字游戏

2000年,李连成才开始识字。12年后,他玩了一把漂亮的文字游戏。

去年全国两会前,李连成有了建村级市的想法:其实是要就地城镇化。彼时,中国城镇化率已达52.6%,农村城镇化、新型农村社区被提上关键性日程。

但还未挂牌,这个在法律上基本没可能实现的想法,开始广遭质疑。

有专家在微博上称:又一个扯淡的改革,这是瞎胡闹。村级市的这种提法,不管怎么解释,违反了国家规制。

关于设市标准,1993年发布的《国务院批转民政部关于调整设市标准报告的通知》有明确规定。按此规定,无论设县级市还是地级市,一般都要求在人口、工业产值、公共基础设施等方面达到相应标准。至于层级更高的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等,西辛庄村更是难以望其项背。

村没有任何行政级别,也不是行政区划。我国的行政区划只到乡镇一级。所以,村改市是绝不可能的,法律上也不会承认。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在挂牌前一天,濮阳县民政局紧急下发内部明电,称国家民政部、河南省民政厅、濮阳市民政局对此事非常关注。同时指出,村级市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属违法行为,要求立即停止。

对此,李连成辩称:就是改个名。附近有个叫刘市的农村,石家庄还是庄呢,但还是城市哩!

一位河南省统计局的年轻干部曾评价李连成:很像作家刘震云笔下的人物,聪明中带着狡黠。

但李连成可能更狡黠。他不惧明电,大张旗鼓地把牌子挂了出来。牌子明晃晃的大红字标明: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市(筹)。

你没看到,牌子上写了一个筹字?啥叫筹?就是还在建的意思。还在建,就还不是。谁能说我违法了?李连成说。

日后接受大河网记者采访时,李连成又神秘地笑着解释:建村级市的想法被你们报道后,议论很多,地名办害怕弄乱,所以我就加了筹字,其实是他们还按照那个思路理解市了。

为了筹划建市的目标,李连成经常到处跑,学习、考察。

前不久,他去了一趟华西村。他们很富,有好多经验要学啊一边说,他一边死死盯着前方栽树的挖掘机。

李连成也坦承,自从成了市长、市委书记,招商引资方便不少,这个头衔好用。

最近在考虑与周边村的融合。李连成说。彼时,早有周边某村全体村民摁手印,决意加入西辛庄。

眼看着市里经济蒸蒸日上,硬件设施逐次建成,昔日紧绷神经的各方逐渐放松下来,西辛庄还是濮阳县庆祖镇下属的西辛庄,李连成的手机里也依然传来全国文明村西辛庄的彩铃声,村民们的生活也依然如故。

过去一年,领导们看我不是想当官,只是想把村里建得像城市一样,也就没说什么了。李连成说。

莫纪宏也从法律层面表示理解。挂这个牌子只是不太严肃,用法不太规范而已。只要不做违法的事、不是普遍现象,我认为也不用太认真。但如果上面真把西辛庄当成行政区划那种市来对待,就要认真考虑了。

这场文字游戏更像是李连成的誓师口号,一年下来,成绩还不错。接着,他又提出中国梦就是农民梦的理念。

中国的梦想就是农民的梦想,农民的梦想也是中国的梦想。李连成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