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市九间楼乡农民创业就业多样化加快增收致富步伐

近日,笔者在乌苏市九间楼乡农经站遇到该乡黄渠村村民王成,他正在办理流转合同。王成说,他已经把他家的30亩地全部流转出去了,自已今年种植了5个大棚,准备好好的发展蔬菜产业,王成说,这样算下来,一年的收入最少也在6万元以上,比他自已种植30亩的常规作物来钱快、来钱多。

近年来,布尔津县积极探索土地经营新路子,坚持在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下,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种植大户、种植能手流转,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土地规模不变,流转前后,收益却大不相同。

农村土地流转在2013年获得各界前所未有的关注,国内许多省份都在探索各具特色的试点模式。《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在传统农业大省的河南,永城市正在进行的流转方式,正是通过规模化的流转耕地之后,再进行特色化、机械化的种植方式,使得农民、土地承租者和政府多方受益。
流转 土地价值的再生
深冬的早晨,广袤的中原大地刚刚迎来一场降温,豫、鲁、苏、皖四省结合部的河南永城市正从大雾中醒来,旭日在朦胧中升起。农田机耕道边的杨树枝挂满了雾凇,视野所及之处霜华遍地。在永城的民间传说里,这里是“紫气东来”一词的发源地。
上午9点,在河南永城市侯岭乡土地流转服务中心,大厅里已经挤满了人。几位土地承租人正在与土地服务中心的代表签署土地流转合同。
农民苗勇是最早赶到土地流转服务中心的承租人之一,他的合同已经签完,正在与旁边的人小声交谈。在他的这份《农村土地流转合同》中,甲方为“侯岭乡农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乙方是苗勇的农业合作社。
苗勇承租的土地面积为1539亩,租赁期限自2013年至2028年,每五年为一个租期。按照合同约定,苗勇有权对土地进行统一整理,达到规模种植,对土地耕种进行自我管理,同时享有一定的扶持性政策。
同时,苗勇须在租赁期内的每年8月30前一次性缴清当年的土地承租款。租赁款以“每年国家发布的小麦收购保护价为标准”,如果小麦价格上涨,则以当年8月20日的小麦市场价格为准。每年每亩租赁款为1000斤小麦的价格,最低为1000元人民币。
侯岭乡党委书记付加彦告诉记者,每亩地每年的租赁款要高于农民自己种地所得收入,而苗勇这样的承租方通过特色种植、规模化经营,以及相关政策补贴,仍有很大的盈利空间。
苗勇则向记者估算,这1500多亩的土地如果实行统一管理,规模种植的话,每亩地可以产生100元-500元的利润,因此他每年的利润保守估计在15万元以上。
大户 规模化种植带来效益
“不形成规模效应,就不能保证收益。”这是记者在土地流转服务中心多次听到的一句话。在侯岭乡,像苗勇这样承租土地千亩以上的“流转大户”还有很多,其中规模最大的在万亩以上。
记者见到“万亩流转大户”之一的谢朝龙时,他正在田间指挥机械翻耕土地。几台深耕机带着轰鸣声在薄雾中依次前进,空气中也散发着新鲜泥土的气息。这个季节,周边田地里的小麦已经长出数寸的新苗。和别人不同,谢朝龙打算把承租来的上万亩土地全部种上红薯。
谢朝龙是侯岭乡酒店村村民,退伍军人。志向宏远同时还保留农民的本色,用他的话说,“咱除了种地啥也不会。”于是,他将此前做生意挣来的钱全部压在了承租土地上。在投资3000万元成立侯岭乡东兴农业合作社后,谢朝龙先后共承租了侯岭乡钟庄、任湖等五个村共1.04万亩土地。并通过机械化、规模化种植高产红薯的方式,实现土地产出效益。据他介绍,红薯亩产量可以达到万斤左右。同时,他还引进淀粉加工生产线,将红薯加工为粉条销往全国。
在谈到产出效益时,谢朝龙呵呵一笑,说“一年几千万没问题。”具体算来,他的东兴农业合作社承包土地一共1.04万亩。投入方面,每亩地租金平均为1200元,用工、机械、产房、红薯苗等各种投入亩均1000元左右。产出上,亩均产量为8000斤红薯,约能加工成2200斤淀粉,收入大约8800元。除去租金投入,每亩地纯收入为6000元以上,1.04万亩的土地年收入将在6000万元以上。
到了红薯收获季节,谢朝龙每年要雇佣300到600左右的劳动力来帮忙,这些人主要是周围村庄的留守老人和妇女,从红薯收获一直到淀粉加工再到粉条包装,时间要持续三个月左右。
在他的红薯加工厂,记者看到除了淀粉加工厂房、库房,还分别有两个作坊正在通过传统人工的方式将红薯淀粉加工为粉条。几位穿着工作服具备传统技术的年长师傅负责手工和面,同时把握淀粉的黏稠度和火候。粉条的打捞、晾晒则由年轻一些的女工们负责。每个作坊大概有十人左右,所有人都带着围裙、口罩和帽子,眉毛和鬓角都被挥发的淀粉和蒸汽染白。
农民 收入增加一举多得
三十多岁的女工冯连侠是粉条晾晒工之一,她热情的招呼记者一定要尝尝刚刚出锅的新鲜粉条。她认为,“刚出锅的粉条,味道比外面晾晒的,以及超市买来的都要好吃。”
冯连侠是附近任湖村的村民,由于丈夫在外打工,就把自己家的12亩地租给了村里的土地流转中心,最终这些地又租给了谢朝龙。据她介绍,农忙时节,她来谢朝龙的合作社打工几个月,每月可以拿到3000元左右的工资。此外,她流转出去的土地每年还可以拿到一万多的租金收入。
“土地租出去,省心多了,还能再打工挣点钱。”冯连侠说,由于租金略高于自己耕种土地的年收入,同时又稳定可靠,村里的人现在都愿意这么干。
据悉,农民愿意积极流转土地的主要原因在于,除了每年可以固定获得土地租金收入外,还可以到附近合作社打工或者进城务工经商等,另外获得经济收入。仅仅以冯连侠所在的任湖村为例,每人平均2.5亩地,地租收入比自己耕种每年增收1000元,到合作社打工每月1800元,打工3个月,每人每年可以增收6400元。一个有两三个劳动力的家庭,流转土地以后,年收入的增加幅度则在两万元以上。
据付加彦介绍,这几年随着社会经济不断发展,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打工、经商现象比较普遍。据调查,外出打工、经商等从事非农业生产的劳动力占侯岭乡青壮年劳动力的90%以上,在家从事农业生产的基本是留守老人和妇女,农业生产面临着新的考验,解决农业生产方面人、地矛盾问题十分迫切。
在此基础上,侯岭乡成立土地流转服务中心,并形成乡、村两级土地领导服务体系。在土地流转具体环节,又采取“农户与组、组与村、村与土地流转服务中心”逐级签订流转合同的形式保障农民利益。承租方再通过与土地流转服务中心签订承租合同,不与农民直接接触,可以专心进行生产经营。
政府 在“保驾护航”中收益
侯岭乡土地流转服务中心的资料显示,为了保障土地科学合理有序的进行流转,乡政府设立土地流转专项资金,对土地流转大户和土地流转较好的村进行奖励和扶持,目前投入土地流转的乡级财政资金已经达1000万元。
截至目前,全乡流转的耕地面积达到8.1万亩,占耕地总面积的81.6%。土地通过整合流转之后,产出效益提高,由于规模化种植和经营,更有利于机械和科技投入,农业生产效率大幅度提高,土地产出效益比流转前翻了一番。2013年,粮食增产达到193.52%。
在河南永城市,侯岭乡的土地流转做法只是其中一例。截至目前,永城全市农村土地流转总面积51.6万亩,占全市耕地总面积的28.67%,其中百亩以上的土地流转大户、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320户。
永城市政府副市长李中华告诉记者,在土地流转工作上,当前一个瓶颈问题是如何完善土地与资本的对接工作。李中华举例说,以侯岭乡土地流转大户谢朝龙为例,他是通过自有资金完成了承租土地以及设备机械投入。“因为是承租来的土地,无法抵押,他们也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
“这里的风险在于,一旦这些流转大户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土地流转的做法也将难以为继。”李中华说,所以永城市下的乡级土地流转服务中心,现在普遍采取流转合同逐年一签的方式,如果承租方因各方面的原因不打算续签时,需要提前6个月告知土地流转中心。“土地耕种季节性很强,我们需要最大限度首先保证农民的利益。”
就目前来看,永城市通过合理有序的流转土地,已经有效提高了土地利用率、产出效益和经济效益。资料显示,永城市总面积2000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80万亩,总人口150.6万,其中农业人口115万,拥有农村劳动力82万人。作为河南省传统的农业大市,小麦、玉米、大豆是永城市三大主导粮食产物,2013年,粮食总产量达到24.05亿斤,这是连续第5年突破20亿斤大关。2013年,在全国县域经济百强行列中,永城市跃居第88位。

和王成一样的还有詹家村村民彭河,他已经把自家的50亩地全部承包给了种植大户,自已在家门口也找到了工作,媳妇也参加了村中的“家忙服务”队,两人一月工资在4000元左右,再加上土地承包费,一年的纯收入也在6万元以上。

“自去年我们村搞土地整合以来,我就把自己的75亩地以350元/亩的价格承包了出去,将土地承包出去后在布尔津县润丰农业有限公司打工,一夏天我就挣了38500元,加上承包出去土地的钱,我一年下来能挣到7万元。”窝依莫克乡库尔木斯村村民努尔哈布力说到土地流转后转移劳动力获得的收益时,高兴的合不拢嘴。

近年来,随着土地整合工作的大力推广,该乡各村相继以合作社整合、种植大户承包、流转、转让等方式开展了土地整合工作,全乡以各种形式共整合土地8万余亩,解放劳动力1200余人次,被解放出来的富余劳动力,外出从事建筑、养殖、运输、餐饮等行业,实现了创业就业多样化,增加了工资性收入,促进农民增收。

2014年,窝依莫克乡库尔木斯村通过宣传引导,召开村民大会,按照村民自愿的原则,集中整合土地1000亩,并借助优惠政策全部实施高效节水灌溉,由村委会组织农户协商以350元/亩的价格,将土地发包给本乡种植大户经营。

“在以前,种地全靠劳力,大块的地被分成小块。现在,我们把这些小块的地整合在一起,统一管理,统一种植。这样做,既转移了劳动力,又能充分发挥机械化的效力,使农民增加了收入。”库尔木斯党支部书记告诉笔者。

据了解,截至目前窝依莫克乡扎实推进农村土地集约化经营,采取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统一购买、统一销售、统一有序转移劳动力的“五统一”经营模式,通过发包给企业本乡种植能手和种植大户大户和大户承包的形式,完成土地集约化经营面积8万亩,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5700人次,实现劳务收入800万元,农村土地流转“转”出了农民幸福生活。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